爱豆浆的水货

开车掉粉定律

谁动了我的车标(二)

错别字预警,胡乱断句预警,ooc预警,bug预警

没逻辑,没文笔,全文大白话

止不住的脑洞,止不住的手

最后所有锅都是我的!!!

崩了,我已经找不回我的脑洞了怎么办!!!!!



“我哪位?”

“我是你爹!”

“你他/妈偷了我的车标还问我哪位?”

王九龙边几乎暴怒着打出了上面的话,几乎一瞬间屏幕上对方的微信名就变成了‘正在输入......’,接着微信界面的最下面跳出了一条新消息。

“哦,你车牌号多少?”

一提车牌号王九龙就更气了,他的车还没来得及上牌照就被偷了车标!

“cnm,我还没来得及上牌照就让你偷了,你问我车牌号是多少?”

“哦,我知道了,奔驰c43是吧,五百,先给钱”

“小子你知不知道这个不单卖的要和中网一起卖,4s店报价3800,你构成犯罪了,我要是报警你能死!”

“既然报价3800,那你给我1500我把车标还你。”

估计是也觉得自己这种坐地涨价的行为不太地道,对面的人又接着发了消息过来。

“大哥,你既然加我微信就是知道警/察不会那么快破案,而且就算逮到我了你那车标也可能被卖了,你去4s店要3800,在我这买回原来的那个要便宜多了。其实我们无非也就是为了这两个臭钱而已。”

王九龙看着他发过来的消息,被直接气笑了,也不打字了,一条语音直接发了过去。

“你脑子还挺灵的啊,你是不是差钱?”

屏幕上的对方的昵称出的‘正在输入...’闪现了几下,然后换成了‘对方正在讲话...’。

“嗯,哥,我跟你说句实话,我现在心情很复杂,也很后悔,这种事情我以后也不会做了。”

充满少年感却带着微微沙哑的声音从话筒传入王九龙的耳朵,意外的很好听,这声音思思绕绕的撩/拨的王九龙心里痒痒的,便起了玩心。

“你缺多少钱?我给你,你让我睡一次。”

对面显示连发了三个问号,又发了一个黑人问号脸的表情,似乎是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又发了一条语音过来。

“你说什么?”

“我说你让我睡一次,你缺多少钱我都给你。”

对面听完这一条语音似乎迟疑了一下,不过也就几秒钟语音便立刻跟了上来.

“我可qnmlgb的吧,睡nmlgb,你个死gаy,钱我也不要了,你那车标你tm也别想要了!”

对方几乎扯着嗓子骂出了这一串,在听筒另一侧似乎都轻易能感觉到对方的愤怒。王九龙听着对面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床上笑的打滚,发了个‘哈哈哈’的表情过去,却发现对方已经删除了自己。但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巧,被拉黑的下一秒,王九龙便收到了手下发过来的对面微信主人的身份的信息。但刚刚看到照片王九龙就愣了,再三确认了名字和学校之后,王九龙真的就呵呵了。

张九龄这个名字,对于他们学校的学生来说应该是无人不知了,就连王九龙这种长期不在学校的人多多少少能了解一点。拿着全奖的学生会主/席,学校主/席台上演讲的常客,大三便被学校直接确认保研,各个年级学弟学/妹的典范。但能令王九龙对他留下深刻记忆的却是这位学生楷模颜色过深的脸。

呵呵,黑孙子,你别想跑了。

第二天一早,王九龙就奔着学生会办公室去了,张九龄正和几个干事商量事情,被突然闯进来的王九龙吓了一跳,王九龙这种身份在学校多多少少也有些传闻,现在黑社会也是要文凭的,所以当王九龙想找张九龄出来说些事情的时候,大家都下意识的拦了张九龄一下,怕生出什么事端,可张九龄本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忌讳,抬眼看了王九龙两眼,便起身跟着王九龙出了门。

“同学,你有什么事儿?”

“我觉得咱们俩应该先换个地方,你觉得呢小黑小子?”

“你叫谁小黑小子呢?”

看着对方有些气急的脸,王九龙咧着嘴笑了,微微弯了腰几乎贴着张九龄的耳边说,“我叫你呢黑儿子,我那辆c43的车标你是给划了?还是卖了?”

张九龄愣愣的转头看着王九龙从自己耳边退回去的脸,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甚至从王九龙裂着嘴露着牙笑的天真无邪阳光灿烂的脸上读出了思思阴狠的味道。

“现在我们能换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聊了吗?”

张九龄觉得他可能活不过今天了。

谁动了我的车标?!(一)

错别字预警,胡乱断句预警,ooc预警


胡乱abo预警,bug预警


没逻辑,没文笔,全文大白话


止不住的脑洞,止不住的手


最后所有锅都是我的!!!


带九辫不打tag


自闭还是没太缓过来,但脑洞实在堵不住,这篇是前几天在网上看的就是有个偷车标的贼和车主的聊天记录,就开始瞎jb写了,大家就瞎看吧,我不能保证我能继续写,毕竟自闭不定期发病中。



王九龙做梦都不会想到,就吃顿饭的功夫,他刚从4s店提回来的还没来得及上牌照的车就在地下停车场被人把车头那么老大的三叉星标志给偷走了,最主要的是还tm在雨刷器上留了个纸条。


 “不会有任何损坏和剐花的,想要回车标就加此微信。”


 纸条的最下面是一串微信号,王九龙看完气的立马撕了纸条并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但不出半分钟又捡起来在车头上把几片碎纸重新拼了起来。


目睹王九龙这一系列动作的张/云雷悠悠的凑过来,纸条上的字看了个大概,“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这贼也是挺逗的,偷了就卖了得了,还留下联系方式怕你找不到他吗?”


“呵,等我抓到他弄不死他!”


“算了吧大楠,你是有多闲,这点破事还值得浪费时间,再去店里换一个得了,姐夫让你最近消停一点,在学校好好待着你别忘了。”


 “不行!我必须找到这小兔崽子!”


张/云雷无奈的摇了摇头想反正也就是个小贼,逮到了就算弄死也闹不出什么,也就不劝了随他去了。


“行了行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赶紧扶我出去,我让九郎来接我了。”


王九龙一听这话,立马换上了八卦脸,调侃张/云雷道,“老舅,你和杨九郎到底算怎么回事啊?以前你不是还嫌弃他眼睛小吗?”


“哼!谁和那小眼八叉的有关系!我就是嫌弃他眼睛小怎么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大家都知道张/云雷就是个死傲娇,他这么说其实就相当于默认了他和杨九郎的关系了。


“行行行,我扶你上去吧,别让杨九郎等时间长了。”


王九龙扶着张/云雷从地下车库出去就看到杨九郎站在路边,张/云雷喊了一声,杨九郎就颠颠的跑过来赶紧接下王九龙手里的张/云雷。


“行了九郎哥,我把老舅交给你了,我得回去调个监控,我非要看看这孙子怎么把车标给我卸下来的!”


杨九郎听的有些发懵,茫然的看了看张/云雷,张/云雷笑着给他讲了一下经过,结果杨九郎也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这下王九龙更气了。


查监控花了一些时间,但最终还是让王九龙给找到了,监视屏上的人个头不矮,穿着个白色帽衫,低着头看不到正脸,背着个普通包包,在卸了其他几个车标之后径直走到王九龙的车前,熟练的转了两下就把车标给卸了下来,然后迅速装进包里离开了现场。


这监控给王九龙看的牙痒痒,恨不能把人从屏幕里直接揪出来。


“其他几个车主都报警了?”王九龙突然回头对着商场的工作人员说。


“都报警了,我们商场也报警了,但警/察说不太好抓,这人出去后/进了小路监控就断了,只能从他留的这个微信入手。”


还挺懂,这贼看来也不是什么傻/逼,王九龙低头考虑了一下啊,出了监控室拿出了电话。


“喂,我这有个微信号,给我把这人祖/宗十八代祖坟在哪都给我查的明明白白的,还有一个事,明天去警局照价把另几个车主的损失付一下,就告诉他们是贼抓/住了,但车标卖了,让警局那边结案就行了,我要亲自收拾这个傻/逼。”


但亲自收拾人的这话说出去就和放出去的屁一样悄无声息甚至连点味道都没有,王九龙几乎每隔一两个小时就重新添加一下那个微信号为好友,但两天过去了,除了搞定了几个车主剩下什么都没搞定,王九龙对这个小贼还是一无所知,就在王九龙开始在心里吐槽黑社会的办事效率时,张/云雷给他打了电话,说就在他们寝室楼下。


王九龙带着一脸问号下楼就看到在栏杆上抽烟的张/云雷。“老舅,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来看我了?”


“来看看不行?”张/云雷一挑眉。


王九龙赶紧摇头“行行行”


“我陪九郎来的,他有个弟弟也在这上学好像大你两届吧。”


“那正好,认识认识吧,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张/云雷摇摇头拒绝了王九龙的邀请,又抽了口烟才开口,“他不愿意他弟弟接触我们这些人,今天我是非要跟来他没办法,但还是见不到他弟弟的面。”


“我们什么样的人?他弟弟就这么宝贝?”王九龙看不了他老舅受哪怕一点气,他从小在舅舅家长大的,跟他一起张起来的还有他表哥和这位舅妈/的弟弟,虽然辈分上是他们的长辈,但年龄上其实也就须长几岁,他们的相处更像是兄弟,而且小时候张/云雷又待他们极好,护犊子一样护着他和郭麒麟,导致王九龙真的是看不了张/云雷受哪怕一点委屈。


“你喊什么啊,咱们什么样人你还不知道?刀口舔血,有今天没明天,你是不是忘了往前数几个月我还在病房里躺着呢?”


“可是。。。”王九龙本来想想说点什么,结果又被张/云雷打断了。


“算了吧,我能理解杨九郎,他就是因为要养活弟弟才陷在这里面,已经没救了,但他弟弟不一样,以后毕了业可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清清白白的过一辈子。何必非和我们这些不法分子混在一起。”


王九龙张嘴想反驳,却发现张/云雷说的一点都没错,只能开口劝一劝,“哎,老舅,你也别想太多了。”


然后电话铃/声适时的响了,张/云雷低头一看手机就又笑的快没了眼,“九郎,我在九龙寝室楼下呢,你来接我啊。”,然后转头对王九龙说“你退下吧,老老实实在学校待着吧。”


王九龙翻了个白眼。


然后他的手机也响了一下,低头一看屏幕上蹦出一条微信消息。


“你哪位啊?”


我等一个还有你们的s9

意外怀孕(下)



错别字预警,胡乱断句预警,ooc预警


胡乱abo预警,bug预警


没逻辑,没文笔,全文大白话


止不住的脑洞,止不住的手


你们以为会有车?我来告诉你们不可能的!


最后所有锅都是我的!!!



张九龄在第二天的下午醒了过来,在小心翼翼的观察了整个房间后放心的坐了起来。


还好王九龙不在。


张九龄摸着还带着王九龙牙印的腺体轻轻叹了口气,他不是不懂王九龙的心思,也不是对王九龙一点感情也没有,但他心里就是有些东西没法放下。


张九龄刚认识王九龙的时候和他并没有很熟,虽然那时候和他搭档的还是郭麒麟,但他也并没有和少班主的这位表弟有过多的接触,后来给他捧哏的人从郭麒麟变成了杨九郎,再后来师傅亲自点了王九龙给他量活,对他寄予厚望。从那时候开始他和王九龙才慢慢熟络起来。


张九龄觉得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最后他和王九龙会和其他师兄们一样自然而然的走到一起,但人生就是这样,总是事与愿违。就在两个人还处在暧昧不清阶段的时候,21岁‘高龄’的张九龄分化了,以为自己是个普普通通beta的张九龄就和昨天晚上一样手足无措,把自己缩在后台的角落里,第一个闯进来的王九龙直接给了他一口。就从那天起,王九龙对他暗地里的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全都被拿到了台面上,殷勤的在他身边关心他的身体状况,提醒他发/情期,嘘寒问暖恨不能每天24小时都扑在张九龄身上。也就是那个时候张九龄的心里也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他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变成了omega的我?


这个问题插在张九龄的心里,横在他们中间,这几年他们表面上风平浪静,但私下王九龙追的辛苦,张九龄却忽远忽近。几个关系好的师兄弟都能看的出来,也都劝过,但张九龄用年纪小这个借口一挡就是三年。


但这个孩子张九龄是万万没想到的,那个乱七八糟的晚上本来应该被他抛在脑后的,但知道这个孩子存在的瞬间那天晚上王九龙的话却闯入他了的脑中,‘九龄,我愿意负责的’。可他张九龄要的不是责任啊,他要的是一个即使他不是omega,即使没有这个孩子也一样喜欢他的大楠。所以这个孩子必须打掉。


想到这个孩子张九龄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件事。


cnm张九南!他告诉王九龙我怀/孕了!


张九龄在床上翻出手机给张九南去了个电话,响了半天都没人接,又打开微信给张九南发了条消息。


‘呵呵,张九南,不接我电话?’


不出半分钟,张九南就回了电话回来。


“老大,你醒了啊,我刚才没看手机,嘿嘿”语气里满满的献媚讨好,听得张九龄直翻白眼。


“呵,张九南,你可以啊!”


“没有没有,不是不是,老大你听我说,是王九龙,王九龙威胁我要是不说他就把我的行李投进松花江!”


“呵呵”


“老大老大,我交换情报给你!王九龙已经把你怀/孕这个事告诉你爸妈了,也告诉他爸妈了,还告诉师傅了,而且今天早上我们出门的时候他还把你房间的门给反锁了”


“什么?!”张九龄赶紧走到门前,悲哀的发现真的被反锁在了房间里面,急的张九龄直跳脚,跑路都没办法。


“张九南!!!” 9088现在很生气。


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张九龄怒气的张九南赶紧借口高铁上信号不好挂了电话。



王九龙一进门就看到裹着被子在床上气成一团的张九龄,“起来吃饭吧”,王九龙走过去拽了张九龄的被子两下。


被锁在房间里一个多小时生气到不行的张九龄听见王九龙叫他便冷着脸坐了起来,指着王九龙的鼻子质问道,“王九龙,你这是非法监禁你知不知道,你凭什么锁我?”


“你昨天晚上那样,他们早上又都回北京了,我怕你再出什么状况才反锁了门”王九龙一边说着一边把打包回来的饭菜一盒一盒拿出来摆在桌子上,“赶紧吃饭吧”


“我不吃!我告诉你王九龙就算你把这个事告诉我爸我妈,告诉师傅,这孩子我也不可能留!”


“好,明天咱们回北京,后天我和你一起去医院”


“你说什么?”张九龄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了,王九龙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明天回北京后天我和你一起去医院把孩子拿了”然后又补了一句“赶紧吃饭!”。


张九龄听完他说的话觉得拿掉孩子这件事甚至都没有吃饭这件事在王九龙心里重要,一时之间委屈和愤怒一起冲了上来,张口就骂,“王九龙!你tm是人吗?你的孩子你说不要就不要?”


王九龙被张九龄这一出搞得无奈的笑了,“那你想怎么样?”


其实刚才的话一出口,张九龄就恨不能给自己两个嘴巴子,一边脸一个,被王九龙这么一问更是臊得慌,又拉过旁边的被子给自己裹了进去。然后他就感觉身边的床陷了下去,之后便连人带被抱了个严实,挣扎了两下无果,也就自暴自弃了,任王九龙就这么抱着,隔着被子在他耳边说。


“张九龄,这几年你担心什么纠结什么我都懂,你纠结我对你的感情是习惯是责任还是单纯的喜欢,你怕我是因为你是omega才喜欢你。我其实一开始并不在乎你的这些想法,我以为你早晚有一天能想明白,但我发现以你的智商怕是我等上一辈子你都未必能想不通,所以今天我必须告诉你,张九龄,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和你是不是omega是不是我的搭档都没有关系,即使你现在变成alpha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区别,所以这个孩子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拿掉,我对你的感情不会因为这个孩子有任何改变。张九龄你现在明白了吗?”


“那你还告诉我妈?还告诉师傅?”张九龄带着点委屈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这话我和他们也说了一遍,这孩子要与不要都随你,但我你必须得收着,而且师傅还说了要是我敢对你不好,就让我滚蛋,他就没有我这个外甥。”


张九龄把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抬眼盯着王九龙亮晶晶的眼睛,“真的?”


“真的,我爱你儿子”

“那行吧,儿子我也爱你”


——————————————————————————


就是稀里糊涂的写完了,我也知道写得不咋地,和我最开始的脑洞偏差有点大,结尾我实在写不动了,太费脑细胞了,不管怎么样,我在20号之前把他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稀里糊涂就406粉了


无以为报


点个梗吧


或者有想看我的那两个脑洞的吗


虽然意外怀孕还卡在那里


但卡文不耽误我们找新坑对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点了梗我也会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脑洞!!!

有两个脑洞已经开到不行了


真黑社会楠x伪黑社会龄


带着大金链子,冷着脸,愿望是当个黑社会,还有一个给黑社会当保镖的发小,在学校里被传就是个黑社会的张九龄和阳光灿烂,受广大学姐学妹欢迎,表面人畜无害完全和黑社会沾不上一点边的真黑社会表少爷王九龙的傻屌故事



黑二代楠x小流氓龄


张九龄想靠碰瓷还赌债,最后把自己给搭进去的巨大脑洞


这两个脑洞在我脑子里已经快脑补出一个电视剧了,有没有小可爱认领走吧,想吃粮。

啊啊啊啊啊,想看龙龄虐,虐的心肝肺都疼的那种很虐,但最后还能给he回来😂😂

意外怀孕(中)

错别字预警,胡乱断句预警,ooc预警


胡乱abo预警,bug预警


没逻辑,没文笔,全文大白话


止不住的脑洞,止不住的手


用我仅有的水平尽量还原我丰/满的脑洞


最后所有锅都是我的!!!


半夜撸的脑子不清醒,感觉已经崩了😂😂



张九龄作为一个初中没毕业,单身了二十多年且完全没有自觉的omega,脑内的生理知识基本上就停留在‘咬破腺体是临时标记’,‘生/殖腔成结是完全标记’,‘每次发/情期之前要打抑制剂’...... 这种中学卫生课的水平。所以怀/孕这个事对张九龄来说只要接受了这个现实,反倒一点影响都没有了,该浪浪,该干什么干什么,反正回京就是要拿掉的。倒是苦了张九南同学,为自己的老大是操碎了心,一方面得防着某些alpha接近张九龄,一方面还得看着完全没自觉的张九龄,张九南觉得自己这几天提前体验了一把老父亲的感觉,是真的累,比他三天演十二场节目都累。但没人了解他的辛苦啊,张九龄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只赏了个白眼之后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而对于某些想接近张九龄的alpha来说,九南同学就更是碍眼了,所以某些alpha终于忍无可忍在回京前一晚的宿舍门口堵住了刚给张九龄买完酸辣粉回来的张九南。


“我说九南,你这一周怎么回事啊,有事没事就往我和九龄中间插,我俩活都没法对了!”王九龙开始了他的控诉。


张九南在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因为怕alpha的靠近会影响孕夫谁爱管你们俩这点破事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一句话都不能漏“哪有啊,我这不是跟老大好好学习业务吗,都是为了相声,为了德云社!”


“不对,你们俩肯定有事瞒着我。” 王九龙眼睛一转觉得事情并不简单,虽说张九南从前就对张九龄带着点蜜/汁崇拜,但也从没像这两天这么像老妈子一样的维护过,几乎是张九龄指哪他打哪,吃喝都给送到嘴边,就差摸着头毛说‘崽儿,乖’了。


“真没事,能有啥事?你赶紧让我进去吧。”张九南嘴上虽然说着没事,心里却在那疯狂的吐槽,再过一会儿这酸辣粉就该泡成糊了,张九龄又该闹脾气了,孕夫脾气贼喜怒无常,能不能让我安生点。还有王九龙你是傻/逼吗?这么多年了,你都搞不定张九龄,还让他莫名其妙的怀了个孩子回来,你还好意思在这堵我?


“我...”就在九龙还想继续刨根的时候,张九龄他们那个房间的门被从里面打开了,随后张九龄就探了出来,左右看了一下,最后定位到了张九南的身上。


“张九南,让你去买酸辣粉,你是现去种的辣椒吗?”


九南同学白眼都快飞上天了,但还是马上狗腿的把手里的酸辣粉送了过去。“老大,这不是买回来了吗,我就和大楠说两句话。”


张九龄一听他这话抖了一下,生怕两个人聊出什么来,但还是马上接过酸辣粉瞟了王九龙一眼说“你们俩有什么好说的?”


这话说的就有点让人没法接了,张九龄说完自己都有点后悔,三个人就这么尴尬了有半分钟,九南刚要张嘴打个哈哈糊弄过去,王九龙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怎么?你没有话和我说还不许别人和我有话说?”


张九龄一听这话火‘腾’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张嘴就要骂,被张九南捂着嘴拖回了房间。这种时候搭档两个人都心里有气,弄不好就要打起来,这要是传出去可还得了?况且张九龄还怀着呢,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张九南这几天当牛做马不是白费了吗!


所以张九龄就是这么憋着一口气过了一个晚上,但如果张九南能多有那么一丝丝的生理知识,估计怎么也得让张九龄顺了这口气再去睡觉。


omega本就天性敏感,容易出现情绪波动,孕期omega会更为严重,甚至会影响发/情,而张九龄作为一个没有alpha安抚的孕期omega,就算他神经大条到和长安街双向14车道一样宽也难逃这个命运。


王九龙是被一丝丝香甜的牛奶味勾醒的,他几乎是睁开眼的一瞬间就坐了起来。


妈/的,张九龄发/情了!


王九龙急急忙忙跑出来的时候,张九南已经和樊甜甜在门外发呆了有一会儿了,他们两个人现在完全处于大脑放空的状态。


“他这是提前发/情了?抑制剂呢?九南你去赶快进去再给他来一针。”


樊甜甜一听王九龙的话才反应过来,推着张九南说“九南哥,我的抑制剂就在房间的柜子上,你快给九龄哥再打一针吧”


“不行,他不能打抑制剂!”张九南马上拒绝道,孕期omega碰抑制剂是会要命的。


“那我去咬他一口”


“不行!”张九南几乎跳起来用整个身体挡住了门。肚子里怀着一个人的种,再被另一个alpha标记,哪怕是临时标记都会让omega痛苦好一段时间,那滋味并会不比发/情期好过。


“九南哥,要度过发/情期就这两种办法,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樊甜甜急的跳脚,但张九南堵着门口他也没办法。只能转头向王九龙求助“九龙,你快想想办法啊!”


“张九南,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张九南避开王九龙带着alpha侵略性的眼神,硬着脖子回答道,“没有!”


“那为什么他不能打抑制剂也不能被临时标记?”


“因为...因为...”



张九龄在房间里把自己蜷缩在墙角,生理上和心理上的空虚感同时折磨着他,他根本没有应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发/情期的经验。然后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带着满满的巧克力信息素朝他走了过来,一直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和他平视。


“滚出去!”张九龄是咬牙切齿的在说这三个字,他几乎用了所有的意志力才没让自己在下一秒就扑进那个人怀里。


王九龙盯着眼前的人,明明已经被情/欲折磨的不行,明明就很想扑进自己怀里,明明看向自己的眼睛都已经湿/润到不行,却还是能说出拒绝的话,这就是张九龄,这么多年他都搞不定的张九龄。


见王九龙没有任何反应,张九龄便咬着牙去推他的肩膀催促他赶快滚,却被王九龙抓个正着顺力直接将人带到自己怀里。


“张九龄,你别忘了是谁把你操怀/孕的。”



——————————————————————————

感谢大家的喜欢,每天都有小可爱来催更,我这个拖延症的性格真的是对不起大家啊,哈哈哈哈。


rng又赢了而且小组赛lpl到现在是全胜战绩,就很开心就临时撸了半篇出来,本来上下就完了,硬被我扯出来个中,就让我再拖几天吧😂😂